人参杀人无过 有一种虚叫自己认为自己虚乱服补

来源www.weimiaodian.com
作者:亿乐彩
2018-07-13 10:05
点击:

  “西洋参”本是滋阴降火的珍贵药品,国内培植已成功,但经一些广告的渲染,西洋参成了强身壮体的神药,如服后精力充沛、思维活跃、补气强身等等,甚至还说西洋参能促使贸易成功,真是匪夷所思。令其不仅功效大变,包装也五光十色,从洋参丸、洋参糖、胶囊、膏滋、口服液、袋泡茶、颗粒冲剂、饮片……几乎囊括了所有剂型,成为十分畅销的营养品。然而,西洋参毕竟还是西洋参,它究竟使多少人得益呢?

  一位心肌炎患者,常感精力不支,思想不集中,电视广告说西洋参能提神醒脑,增加活力,他便连续服了几个月,症状不见好转。考虑他经常大便溏薄,近增腹痛幽幽,明明是阳虚,服养阴药无异是“雪上加霜”。一位乙型肝炎患者,肝功能已正常,但自觉神萎乏力,脸部潮红,心烦意乱自以为阴虚火旺,连购西洋参服用。结果越吃越烦躁,越吃越疲乏,就诊时舌腻口苦,乃气郁化火。患者不懂得“火郁者发之,木郁者达之”的治则,反以滋阴之药,导致了“郁火内陷”。

  因服西洋参带来副作用者不知凡几。须知,西洋参是一味药品,而不是保健品,是药品就应该在医生指导下服用,服用前我们一定要先了解西洋参的真正功效。

  考《中药大辞典》851页载:“西洋参味微苦,性寒。功能益肺阴,清虚火,生津止渴。治肺虚久嗽,失血,咽干口渴,虚热烦倦。”传统上习用其治老年人的阴虚牙痛,咽干,咽痛。临床医生多以之与石斛同用,治舌质红绛,口干津枯,用于久病阴虚或放疗或化疗后白细胞下降者,有一定效果。倘不辨证而施治,即易债事,如《本草从新》称:“脏寒者服之,即作腹痛,郁火服之,火不透发,反生寒热”。正如上述两个病例一样,前者因体质虚寒,后者因气郁化火,都不适宜服西洋参,误服即导致病热愈陷愈深。

  某些广告称西洋参能增加智慧、振奋精力,是一种误导,它淡化了体质辨证,忽略药的特性,把西洋参说成是妇幼老少、四时咸宜的补品。否定了中医基本特色,在临床上就容易产生治疗与症状的不合,从而给患者带来损失。

  例如我诊治北京一位高级干部,诊为冠心病,症见胸闷、胸痛,形寒体倦,明明是阳虚阴凝,她动以西洋参作为强身之本,病久不愈,来沪时脉膊仅每分钟40余次。我急以大量温阳之品,病随安康。可见,西洋参药性平凉,用之不当也能耽误病情。又如治吴县老翁某,心衰,四肢竟年不温,但自觉内热,渴不欲饮,病者不论此证为真寒假热,大服西洋参,发展成面浮跗肿,终至不起。央我诊时,反其道而行之,大量桂附以消阴霾,幸获转危为安,现仍健在。有人说中药之道,吃不坏人,上述事实,可证其妄。

  冠心病的发病机制是“阳虚阴凝”。这里的“阳”指的是功能,“阴”指的是瘀血和痰浊等一些应排泄出体外的废物。尽管冠心病患者也有“虚”的一面,如心慌、面、肢冷、气短、乏力等不同表现,但其总的病理变化是缘于因“实”致虚,也就是因为体内先有了痰与瘀的病理产物,才造成气血流通受阻,从而促使正气虚衰。正确的处理方法要化痰祛瘀,清除这些致病因子,而后可达到气通血活,恢复脏腑正常活动,即《内经》所谓:“气血未并,五脏安定”。倘若背其道而行之,“关门缉盗”留住实邪,越补越壅。

  冠心病患者心气虚较显著的也可调补,但必须“剿抚兼施”,或采取“固本清源”的方法,一定要掌握体质、症状、季节的变化,审慎用药,绝不可随便买一点什么参或什么补膏滥补。

  入冬进补,中国沿袭了几千年,近年人民生活普遍提高,纷纷向健康投资,盲目进补之风尤盛,庶不知“补法”是中医治则八法之一,必须辨体质,辨症象,而后才定虚实;有了“虚象”,还要辨虚在功能还是物质?属气虚还是血虚?虚在何脏何腑?这些都是用补法的基本法则,而不是人人都能进补的。电视报导补品畅销,我不禁要问,这些进补的同志究竟有些什么得益?不乏如冠心病患者那样,服了补药再找医生的现象,临床比比皆是,岂不哀或?!

  “进补”是中华传统文化内容之一,国人皆喜之,“补”亦有道,然讲究补法的并不多。正确的认识是“虚则补之”,有虚才能补,虚也有阴虚、阳虚、气虚、血虚之分,这仅是进补的基本法则,不应补而补之则壅,不对证而补之则滞,乱补滥补为害尤烈。

  临床常碰到所谓“疲劳综合征”的患者,工作紧张,性情抑郁,其实是肝气郁结,肝脾失养。但患者自以为“虚”了,乱吃补品,其苦益甚!还见到一些吃公款者,四肢乏力,饮食无味,事实是湿困脾胃,阳虚阴凝,也误入补区,大吃补品,实其所实,导致卧床不起;还不乏一些大款,花几千元买一支吉林人参,以图身强力壮,目的是毕其功于一役,结果牵肠挂肚,欲吐不得;冬天因服大补膏而引致不适的,则比比皆是。更严重的是某些家长宠爱他们的小皇帝,花样众多的什么“乐”啊、“神”啊、“智”啊,美其名曰智力投资,导致好多孩子早熟;一位还未毕业的小学生,有过早的发育变化,阴毛丛生,而有遗精;一位7岁的小妹妹竟生长阴毛,还有过早的月经来潮等。这些违反了生理现象,不得不使人怀疑某些营养品的内容,更说明了“补”之不当,反成公害。

  中医学认为小儿为纯阳之体,不能过早地服用补品,更不能乱服补品,14岁以前以健运脾土为主,14岁以后也不过吃些六味地黄丸。先师秦伯未先生为少年开膏方是以天生术、淮山药为君,先严亦鲁公不轻易为孩提开膏方,偶尔开了,也不过以南沙参、白术加六味地黄为主,均具法度。现动辄参、龟、鳖、鹿沿习成风,此中祸福,发人深思。

  补品畅销,反映市场繁荣,人民生活水平提高,医药界一定要正确对待,要维护中医主体思想,不能随波逐流。社会上有“吃补药,找中医”的观念,有些患者见到中医,第一句话就是“我什么地方虚啊?”好像中医只能看虚证似的,这是认识上的错误。我们要庄重自强,多写科普文章,增加透明度,不以“补”诱人,不做药厂推销员。“补”是要对证的,首先,应该考虑需不需要补?有没有“虚”证?可用什么补法?掌握法度,掌握分寸,正确引导。

  顺便谈一事,清代皇帝患病,没有人参不服其药,某御医颇苦药不对证,灵机一动,遂在处方中以人参与萝卜同用,因萝卜通气消食,能解人参之壅,病竟霍然。我们对当今小皇帝固不需要这样技术处理,但萝卜能解补药之弊,屡试多验。可为误入补区者参考。玉露生凉,进补之风又将兴起,本文希望患者、药商、医生以至于新闻媒介要讲究一些“补”的学问,“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”,不是人人都能进补的。中医中药是中华文化瑰宝,更是一门严谨的科学,我们都要好自为之。